歌舞声屏

  ◎林学军

  我很充实,因为我的夜生活非常丰富。读着这行文字的你,你的夜生活可曾丰富,是灯红酒绿的歌舞升平,还是普惠于民的歌舞声屏呢?

  知否, 我非商贾,是那“摘下草帽,换上新装”的失地农民,是在这东五、东六、棠坡、望仙路相连的市民服务中心片区,与亲友同游的普通居民。

  蝉鸣声声,夕阳西下,阳光暖暖照在墙上,用手触摸,是曾经的温度 。虽说“夜生活”的提法早已有之,但在“诗和远方走到一起”的2019年,“夜间经济,文化夜市”八个字,乘着文旅融合之势,将成为本年度热词。

  徜徉在三十年前,名无星沙地无城的故土,浏览辉煌印记――长沙县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成果展。

  “爸,水渡剧院的图片,挽成了田汉实验剧院的,你快看呀!”女儿婷婷边说,边拉我的衣袖。

  “水渡剧院曾是长沙县唯一的影院,你算算现在除了田汉剧院以外,你还去过哪些影院啊?”

  她未作答,转而指向档案馆一楼展厅的另一幅画――1982年,公社社员正在交“秋粮”。她说,那个扛着麻袋的背影,有点像我,问起交秋粮……?

  我没立刻解答,不觉莞尔。她的童趣撩起我忆童年,那随处可见的耕牛、稻草人、土车子……她仰望着墙上的流光掠影,借助图文并茂,奇思妙想,穿越古今,与我探讨未来会怎样。

  有句话说:真正优秀的父母,是孩子不动声色的摆渡人,是用自己的行为与胸怀去解读这个世界,然后带给孩子答案。

  我们信步于展厅,思想的脚步引领着我去体验“离天三尺三”影珠山磅礴的气势;欣赏一碧万顷,绵延如锦的万亩茶山,金井茶乡的清新自然。放眼南部,时代的潮流漫过零星的池塘,松雅湖一统湖光山色,亭台楼阁,飞鸟云集,捞刀河穿城而过,两岸风景旖旎多姿,高铁飞驰,磁悬浮无声。“国家生态县、书香城市……”的称号,印证着长沙县的生态宜居、宜业宜游,魅力无限。

  繁星点点、灯如炬,婷儿和同学去文化馆参加书法培训了,我则留在文体广场,边等边想,我是像朱自清先生笔下那样踱步,是和小刘他们一起打羽毛球,是跟师傅一同练太极,修身养性,还是……

  “谁用绿色画下你的美”《歌在飞》,我欲抓住青春的尾巴,和小姐姐们步如猫、跃如兔,跳着曳步舞。那看似飘逸轻快的脚步、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仿佛将青春的活力,一点一点注入我的体内。尔后,像儿时般,席地而坐,看一场露天电影。

  她课后非得缠着我去市民公园找个人,找在公园里吹萨克斯的,那细腻委婉,清新悠扬的声音让她着迷。

  公园,西邻东五、南靠棠坡,没有围墙也不收门票,谁都可以来,任何时候来都行,便有短笛、二胡……拉下夜幕,保安的手电领航行云,练嗓的人儿啊,叫醒晨曦。

  看来,约她去文体中心打乒乓球或去灌篮,恐怕是难如我愿了。

  她撒着娇牵着我,向前行。路灯伫立,草木随风摇曳,游人于山林中遛弯闲聊。小径回廊,溪水叮咚,我俩众里寻他千百度,他和他的萨克斯,却藏在音乐喷泉的人群中。

  水柱腾空,“浏阳河弯过了几道弯”,熟悉的旋律,仿佛见到浏阳河逶迤东来,清波荡漾;听到千里之外的天安门城楼上――“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”,那永恒的湘音。

  携一抹书香,坐在高脚凳上,抿一小口咖啡,望着玻璃窗外,赏繁星绕月,赏哼着小曲的、翩翩起舞的、以手代足傲立双杠的、练不太着急拳的……活跃在广场各自区域的人们,岂不悠哉?可惜,今晚悦读书咖的店员早就下班啦,我们喝不上咖啡,进不了门,也酿不出赏星月的意境,空想而已!

  哦!我忘了今天是周一,店员按惯例休假。若遇上周末有戏的人潮,或清风明月中的搭台汇演,她想关也关不了门,预购的咖啡、新鲜果汁,一杯接一杯,让她忙不过来,哪还有闲情关门哟!婷儿摇晃着我的手臂,扰了我的思绪。

  她让我猜“悦读星沙”另一面有什么?

  图书馆大厅内的屏风,和玻璃幕墙,将传统与现代的建筑风格浑然一体,相得益彰。屏风一面镌刻“三有城市 悦读星沙”,另一面,“为中华之崛起 而读书――周恩来”。这,我已入骨,无需去猜。

  肃立屏前,十九扇玻璃门隙 四溢的书香,和二十四小时自习室里 挑灯夜读的身影,让我看到屏风后面的星辰大海,看到那些从网游中出逃的、从马经里解放的、从麻坛内抽身的,一同奔向歌舞声屏,寻求余生幸福的人们。


【作者:林学军】 【编辑:王嫔】
星沙时报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关键词:
时报网友
登录后发表评论

星沙时报数字报

热点新闻

回顶部 到底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