纪录片《我的青春在项目》④|用互联网思维造三一“网红”重卡

为了落实省委、市委“产业项目建设年”的部署,今年以来,长沙县全力以赴抓实产业项目,围绕省20条新兴优势产业链、市22条产业链建设,加快项目建设。一大批年轻人在项目建设现场干事创业、挥洒青春。

5月10日起,掌上星沙推出大型新闻纪录片《我的青春在项目》,把镜头聚焦奋战在长沙县各个领域和行业的有为青年,分享他们在项目建设中的奋斗故事,诠释当代青年对于“青春”的真正定义。

第四期节目,我们采访了80后湖北小伙、三一重卡研发总监朱宏。

星沙时报6月5日讯(记者 姜国 欧亚琦)买了车、买了房,结了婚、工作稳定、孩子上学……当生活渐渐安逸,有多少人敢主动跳出舒适区,开启艰难的“二次创业”?38岁三一重卡研发总监朱宏就是拥有这样勇气的人。2017年,来自湖北黄冈的朱宏辞去了中国一汽管理层职位,来到三一集团,加入当时只有4名员工的三一重卡。朋友亲戚都说他傻,朱宏笑:“我被‘洗脑’了,傻也傻得心甘情愿。”

给朱宏“洗脑”的人是三一重卡董事长梁林河。2年前,朱宏在中国一汽负责一款新车型的开发项目。正在筹备三一重卡的梁林河找到了他,两人第一次见面就相见恨晚,谈话从下午直到晚上,梁林河所描绘的互联网思维造车模式深深吸引了朱宏。“三一重卡有太多的模式都是颠覆性的,全新的模式加上三一的制造力量,让我感受到了这个项目未来的前景。”朱宏就这样动了心。

不过,在入职后,梁林河的目标还是让朱宏受到了“惊吓”:打造中国互联网卡车第一品牌,打造一家市值100亿的上市公司。而定下这个目标的时候,三一重卡只是三一集团的一个事业部,整个事业部包括朱宏自己在内仅有17人,17人中还有8人是应届毕业生。

那段时间,朱宏宛如入职了一家全新的创业公司,从产品研发到商务洽谈,从对接供应商到办公室卫生清扫,他都要过问。甚至两位小年轻心态不稳定,出现了想要离职的念头,他还充当起了“心灵导师”,为团队成员加油鼓劲。

尽管有着三一强大的品牌影响力和制造能力,但归根究底只是庞大的三一集团对新领域的一次尝试和探索。一年多的研发和制造的时间里,所有成员都在兴奋和压力中度过。当首款样车推出来,大家心里又忐忑又激动,市场会愿意买单吗?

结果要比想象的更出人意料——2018年3月31日,三一重卡首次开启网络预售,仅用时53秒,预售的500台三一重卡全部售罄,销售额突破1.35亿元。看到跳跃的数据最终定格,守在电脑屏幕前的朱宏才长舒了一口气,无论对自己的产品具备多少自信,市场的认可才是最“硬核”的标准。

泰戈尔曾说,青春是没有经验和任性的。而年轻的三一重卡当时在其他行业“大佬”看来,就是任性的。三一重卡有多任性?从产品升级换代的频次就可见一斑,目前汽车行业中,卡车的车型换代一般是3年一次,朱宏此前在中国一汽所负责的项目,研发就用了三年时间,快一些的乘用车换代时间一般是一年,而三一重卡从上市开始算,一年之间就换代了8次。

每一次换代,消费者看到的只是部分配置的增减,但对于研发团队而言,背后要解决的问题非常繁琐。就比如被消费者津津乐道的三一重卡驾驶舱1.2米大床,要在驾驶舱里放下这张床,不仅要对驾驶舱的结构进行调整,而且对使用钢板的强度也有更高要求。再比如配置的随车WIFI,不仅是将一个WIFI发射器塞入车内那么简单,朱宏还带着团队成员前往了中国移动,“软磨硬泡”之下,才从中国移动得到了卡车司机可以接受的流量包月价格。

如今,三一重卡依旧保留着第一次预售时的势头,每一次网上抢购,都是在几分钟内销售一空,是大家眼中的“网红”。17位初创团队成员都分到了三一重卡的股份,一旦公司上市,便又会诞生一批“打工富豪”。不过,这群年轻人并不满足于此,他们正在开发更新的版本,要把三一重卡推向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。

当时,首批售出的500台三一重卡被命名为英雄版,因为朱宏认为,尝鲜购买第一批三一重卡的车主都是勇于尝试的英雄。实际上,为年轻的三一重卡注入生命力的朱宏和他的同事们也堪当此称号。“事业有成时,以归零心态投入创业,让一份新事业从无到有,直至打造出爆款产品,这也是一种英雄主义吧!”他不无骄傲的说。


监制丨刘韶林

策划丨姜国 邓芷欣

摄影丨彭家瑞

后期制作丨彭家瑞

【作者:姜国 欧亚琦】 【编辑:党淑婷】
星沙时报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关键词:我的青春在项目 我的青春在项目
时报网友
登录后发表评论

星沙时报数字报

热点新闻

回顶部 到底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