纪录片《我的青春在项目》⑦|筑梦长沙临空产业城

  编者按

  为落实省委、市委“产业项目建设年”的部署,今年以来,长沙县全力以赴抓实产业项目,围绕省20条新兴优势产业链、市22条产业链建设,加快项目建设。一大批年轻人在项目建设现场干事创业、挥洒青春。

  5月10日起,星沙时报全媒体推出大型新闻纪录片《我的青春在项目》,将镜头聚焦奋战在长沙县各个领域和行业的有为青年,分享他们在项目建设中的奋斗故事,诠释当代青年对于“青春”的真正定义。第一季5期节目播出后,广受好评。7月7日起,《我的青春在项目》继续推出第二季,见证、讴歌更多在平凡岗位做出不平凡之举的奋斗者。

  本期的主人公是长沙县黄花镇重点办副主任杨骏,让我们一起来听听他扎根项目,服务项目的故事。

(摄像/剪辑 彭家瑞 赵鹏)

  星沙时报7月16日讯(记者 唐玉芳)长沙县黄花镇西接长沙经济技术开发区,临空区雄峙东南,松雅湖绽绿西北,辖内不仅有黄花机场、磁浮快线引领区位,还有机场高速、长永高速、人民东路、S207等多条交通要道交错布局,项目星罗棋布,建设如火如荼。

  29岁的杨骏是长沙市望城区人,2009年考入长沙理工大学土木工程专业,一直与工程建设打交道。2015年,杨骏成为黄花镇工程监管中心一名工作人员,2016年底调入镇重点办,主要负责机场和综保区相关项目拆迁及扫尾工作,经手过综合保税区C区、山东太古、中航油、空港城临时污水管道等项目,经验丰富。

  今年是长沙县拆迁新老标准的过渡期,对于老项目,扫尾清零成为了目前的重点。拆迁工作开头难,中间难,扫尾更难。因为有着现实利益等各种各样的问题,扫尾工作中桩桩事情都是“烫手的山芋”,每一户未签约户的具体情况和心中的担忧不尽相同,但又同样“磨人”。

  “拆迁是一场心理与利益的拉锯战。”杨骏坦言,土地就是生产力,“失地”对一些农民来说是场阵痛,没有被征地之前,一些人家的粮食、蔬菜可以自给自足,而征地之后,每月的生活费用无形中加大。另一方面,几年之内,拆迁标准不变,但是房价上升……拆迁户的种种顾虑,导致拆迁扫尾工作难以推进。

  杨骏(左一)在项目施工现场与工作人员交流。均为彭家瑞 摄

  由于黄花机场坐落镇域腹地,黄花镇的腾地拆迁还独具地域特色。以杨骏正在负责的机场综合配套区项目为例,依托于机场的地理优势,不少村民发展出了服务业——旅馆或者停车场等经营性场所和户外设施。相比于种田或者在外打工,农户在家开停车场和旅馆不仅免于辛苦的劳作,还能拿到一笔可观的收入;停车场以20元一台,平均每天40台计算,一个月就有2.4万元收入。

  高岸村村民胡建民是未签约户的典型代表。胡建民的小女儿是先天性聋哑人,去年做了换肝手术,每天都要支出高昂的药物费用。由于自己和妻子身体也不好,无法从事体力劳动,家中的停车场和小旅馆,是胡建民一家主要的经济来源。

  图为杨骏(左一)和胡建民签订协议。

  “让这样的家庭爽快地同意拆迁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数次登门的杨骏都吃了闭门羹,在工作无法推进、项目发展受阻的情况下,杨骏找来了村党总支书记刘奇伟进行调解。几番交流之下,看到杨骏诚恳的态度,胡建民终于言明了心中的忧虑,一一列出了自己的诉求。

  拆迁工作就是群众工作,杨骏认为,设身处地地为拆迁户着想,才能将复杂的问题简化。杨骏有专门的笔记本,每次拆迁户家中有新动态,他都会随时更新。和拆迁户交流时,他们关注的征地价格、拆迁标准、安置方式以及养老保险怎么买、买多长时间、月领标准是多少等问题,杨骏都能第一时间给出答案。

  图为杨骏(左二)与同事开会商议拆迁工作。

  对于胡建民的合理诉求,如超过户外设施包干补助外的多余部分给予适当补助,女儿因重症疾病等身体原因希望适当照顾等,杨骏将政策用足,给予了最大的支持。而对于一些政策外的诉求,杨骏依然坚持自己的原则,保证拆迁工作合规公平公正。帮胡建民算好“经济账”“长远账”后,最终,胡建民签字同意了。

  杨骏负责的机场综合配套服务区项目,是湖南省重点工程建设项目。项目计划征地509亩,合计两个村七个组,涉及农户61户。截至7月,签约农户已达45户。

  杨骏一家7口人,住在了3个地方:父母住在望城乡下,两岁半的女儿放在雨花区的岳父岳母家,自己和妻子则住在岳麓区。由于工作常常加班加点,家里三代同时见面的机会很少。对于杨骏的工作,家里人虽嘴上有微词,但从来都是默默支持。只要逢人问起,家里人总会骄傲地回答:“杨骏是好样的,他在建设腾飞中的省门哩。”


监制丨刘韶林

策划丨姜国 邓芷欣

摄影丨彭家瑞 赵鹏

后期制作丨彭家瑞

【作者:唐玉芳】 【编辑:王嫔】
星沙时报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关键词:我的青春在项目 我的青春在项目
时报网友
登录后发表评论

星沙时报数字报

热点新闻

回顶部 到底部